思覺失調症之苦誰知道? 年輕時確診前還以為是「陰陽眼」

若是罹患思覺失調症,你能想像你的人生會變成什麼模樣嗎,今年20歲的Shane,在歷經病程的影響,如今她不僅在商務公司擔任行銷,還目標成為中研院的研究員或大學教授;在《我們都有病》一書中,作者謝采倪分享,Shane過去還曾以為自己有陰陽眼,因為常常會感受到一些別人聽不到或看不到的事物,直到後來確診思覺失調症,甚至是情感型思覺失調。

情感型思覺失調 不僅幻覺還有憂鬱症

「當時最讓我困擾的是我躺在床上沒有辦法念書。」Shane開玩笑說,有時候覺得自己滿衰小的,自認很努力又認真的她,儘管幻聽和幻覺不至於影響她的日常生活,但在高二時,卻完全無法承受,因為她屬於情感型思覺失調,除了常有幻覺、幻聽,及認知功能的下降等情況,甚至還綜合憂鬱症或躁鬱症的症狀,而Shane 的狀況,比較偏向憂鬱症。

友情無價 思覺失調症病友重新站起來

至此她休學復學,又再次休學,讓原本有明確人生規劃的她,從此無法想像半年後的自己會幹嘛,甚至連自己髮型都無法控制,不過讓Shane站起來的,則是她口中無價的友情;作者謝采倪在書中提及,Shane講到朋友時,臉上的烏雲瞬間散開,尤其在她高中休學那年,正是因為朋友們經常找她耍廢、騎車載她出去玩,才讓她擁有了維持繼續活下去的念頭。

飽受思覺失調症之苦 靠朋友陪伴走過來

去年7月,Shane再次受到病情困擾,在發現自己的精神狀況惡化後,便到精神病院住了一個星期,但這期間她一點也不寂寞;作者謝采倪在書中轉述,Shane的朋友們不僅輪流陪伴她,更開了共用行事曆,讓探病的所有時段都有不同人陪伴她,也讓Shane儘管對於朋友的愛很不好意思,但在描述這段歷程時,眼神卻充滿著愛。

(參考資料:《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布克文化)

健康飲食

健康飲食

星期五, 25 2月 2022 12:01

已故知名科學家居禮夫人曾說:「Nothing in life is to be feared. It is only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