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icon 搜尋        登入 

健康/ 醫療百科

No sub-categories to show!

健康心靈路

alt

右手放在左心房

孩童時,夥伴給的破變形金剛,少年時,朋友給撐的半把雨傘都可以讓我們的心溫暖很久。不知是歲月的磨礪還是真誠的欠奉,我們的心慢慢堅硬起來,我們的眼乾枯起來,有人抱怨這世上讓人感動的事情太少,也有人說是時代給每個人的心披上外衣。其實不然,我們眼到之處如果心也跟上去,那便是另一番天地了。

當疫病四起時,我們歎息著不幸染病的人,默默關注著為疾病奔波的人,觸摸自已健康的身體時,我們的心會湧出一種感情……

當你身處危難之中而孤立無援甚至絕望,有一雙手輕輕地拉你一把,然後悄無聲息地離開時,我們的心會湧出一種感情……

  • 當我們親眼目睹或從媒介得知有一個人或一群人遭遇不幸或死裏逃生時,我們的心會湧出一種感情。

  • 這種因為痛或感動產生的感念,我們叫它感恩。

是不是可以將感恩不僅僅理解為感激別人的恩情,知恩圖報。很多時候,在我們沒有接受任何人的援助時心裏也會生出一些讓鼻子發酸的情愫,它牽動著我們的心,讓我們心甘情願地承認自己的渺小和無力,讓我們珍愛生命和身邊的人。

還是從那個古老的寓言故事開始吧,烏鴉反哺。這種鳥類的本能被人類不停地稱頌,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它似乎一真提醒著勿忘養育之恩,也提醒著幾千年來我們一直默默恪守的倫理。

如果我們只是為了報恩而報恩的話,那麼這世界還有什麼能讓人永久的感動呢?

是的,我們感激那些救人于危難的英雄們,我們感激在我們身邊默默讓這個世界感動的平凡的人們。失而復得的手機,跌倒時的一雙手,緊張時一個微笑的點頭都讓我們感激。我們感激命運,讓我們遠離危難或逃離危險,在目睹別人的不幸時,對生命產生敬畏,悲憫自己,感謝他人,感謝生活。

命運像一隻筐,我把對自己的姑息、原諒以及所有的延宕都一併投進去,然後蒙一塊宿命的輕沙,我背著它向前走,心裏有一份心安理得的坦然。

就像森林消防員撲向火海,就像救護人員攀登危樓,就像跳入冰水中拯救遇溺者……無論是職業人員還是見義勇為的普通公民,我相信在那一瞬,都有生命本能的召喚和人生價值實現碰撞的火焰。

所以感恩。感恩不僅僅是形式上物質上的回報,感恩就是把你感動的事情告訴他們,就是像你要感激的那個人那樣做,將失物歸還,救人於危難……如果說這些我們都沒有機會,那麼就在每天清晨醒來的時候,看著自然饋贈給我們的第一縷陽光,右手放在左心房,微笑著在心裏對生活說感謝,感謝我們安康地活著;對命運說感謝,感謝恩賜,感謝苦難。

(人不一定要有宗教信仰才感恩,人活著就會在生命中有經歷...從經歷中成長,也從經歷中淡出)

王豔坤

在 一 般 人 心 目 中 , 上 帝 是 個 全 能 的 代 表 , 無 所 不 能 ﹗ 其 實 會 不 會 是 因 人 的 渺 小 , 才 會 有 上 帝 雄 偉 的 對 立 現 象 出 現 呢 ? ﹗

假 如 所 有 是 真 的 ─ ─ 包 括 有 人 亦 有 上 帝 的 對 立 共 存 的 話 , 那 麼 二 者 之 間 的 共 通 點 又 是 甚 麼 呢 ? 又 假 如 上 帝 也 如 你 及 我 一 樣 感 受 到 寂 寞 的 話 , 那 麼 他 / 她 會 不 會 是 因 為 無 敵 是 最 寂 寞 的 情 形 下 創 造 了 宇 宙 , 創 造 了 萬 物 及 你 與 我 的 祖 先 呢 ?

如 果 不 是 這 原 因 的 話 那 麼 上 帝 造 人 的 目 的 又 會 是 為 何 呢 ?

有 一 天 與 朋 友 「 發 牙 痕 」 時 悟 出 了 這 一 個 道 理 , 「 創 造 」 了 如 此 這 麼 的 一 個 故 事 。 有 沒 有 想 過 其 實 人 體 奧 妙 的 地 方 在 於 每 一 個 小 宇 宙 都 包 含 了 大 宇 宙 , 就 正 如 腳 底 及 耳 朵 竟 然 有 齊 身 體 五 臟 六 腑 的 反 射 區 , 甚 麼 地 方 有 問 題 , 都 會 相 對 的 在 腳 及 耳 甚 至 乎 面 上 的 部 位 及 氣 色 中 流 露 出 來 , 比 方 說 內 臟 做 了 手 術 腸 部 份 有 疤 痕 , 竟 然 由 有 經 驗 的 人 在 手 部 按 幾 下 便 知 道 。

連 人 體 內 少 少 的 D N A 核 酸 竟 也 藏 了 我 們 的 過 去 、 現 在 與 將 來 , 亦 即 是 說 我 們 上 代 有 的 特 徵 , 都 會 在 我 們 出 生 時 附 帶 出 來 ﹗ 那 麼 聖 經 上 所 說 上 帝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象 , 造 了 人 的 話 , 那 麼 可 能 我 們 都 是 上 帝 的 化 身 ? ﹗

你 可 有 懷 疑 過 上 帝 為 何 造 人 ? 假 如 你 能 接 受 人 投 胎 來 世 間 是 為 了 讓 靈 魂 在 學 習 中 成 長 進 化 的 話 ( 就 如 佛 家 的 上 求 菩 蒂 的 道 理 一 樣 ) 上 帝 造 人 說 不 定 是 上 帝 亦 有 很 大 的 上 進 心 , 祈 求 自 己 通 過 各 類 人 在 相 對 世 界 的 感 情 上 不 同 的 體 驗 , 豐 盛 自 己 在 單 一 / 絕 對 的 層 面 所 無 法 感 受 的 感 情 世 界 體 會 一 下 , 好 與 壞 , 喜 與 怨 的 滋 味 。 上 帝 造 人 而 最 後 又 希 望 人 能 回 到 他 身 邊 , 背 後 的 動 機 是 否 是 如 此 呢 ? 又 假 如 你 是 上 帝 , 你 猜 你 造 人 的 動 機 又 會 是 甚 麼 呢 ?

無 論 動 機 為 何 , 都 希 望 你 對 世 事 能 抱 著 一 顆 童 真 的 心 , 不 斷 去 探 索 , 去 找 真 理 。 難 怪 聖 經 有 云 你 要 像 個 小 孩 , 才 能 進 入 天 國 了 , 這 不 就 是 禪 宗 ( 包 括 「 我 在 內 」 ) 的 放 下 一 切 道 理 嗎 ?

值 此 「 故 事 」 望 大 家 都 各 有 各 悟 , 早 有 早 悟 , 並 且 大 徹 大 悟 ﹗


熱 帶 雨 林 這 名 詞 , 相 信 你 是 聽 過 了 吧 , 有 一 次 , 我 被 這 名 詞 吸 引 了 踏 入 了 我 第 一 次 的 熱 帶 雨 林 之 旅 。

話 說 婆 羅 洲 雨 水 充 足 , 是 世 界 熱 帶 雨 林 的 地 帶 之 一 , 偶 然 機 會 下 , 我 到 了 婆 羅 洲 古 晉 地 方 , 「 心 思 思 」 地 決 定 要 遊 一 遊 那 兒 的 熱 帶 雨 林 。 當 到 了 雨 林 外 的 當 下 , 四 周 一 片 寧 靜 、 卻 又 好 像 「 親 耳 」 聽 到 森 林 的 呼 喚 , 那 樣 感 覺 是 言 語 所 不 能 形 容 的 我 想 假 如 當 時 我 有 時 間 稍 作 入 靜 的 話 , 也 許 我 會 進 入 了 老 殘 遊 記 中 的 「 心 凝 神 釋 與 萬 化 冥 合 」 的 境 界 也 說 不 定 ,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 仍 略 能 沾 染 到 那 份 天 人 合 一 的 祥 和 寧 靜 感 覺 。

畢 竟 熱 帶 雨 林 是 天 氣 不 穩 定 下 產 生 的 , 我 們 在 還 沒 有 跑 進 去 時 , 雨 已 在 下 , 但 一 點 也 沒 有 減 輕 我 與 女 友 的 興 緻 , 我 邊 行 邊 欣 賞 身 邊 難 得 的 大 自 然 生 態 及 一 些 從 未 見 過 的 花 草 樹 木 , 邊 行 邊 拍 照 , 樂 也 陶 陶 。 但 是 好 景 不 常 , 雖 然 身 穿 雨 衣 , 還 是 覺 得 袖 裏 有 點 癢 , 癢 得 有 點 不 自 然 , 於 是 翻 開 衣 袖 一 看 , 不 看 由 自 何 , 原 來 已 有 「 怪 蟲 」 入 侵 ﹗ 正 準 備 狂 吸 我 的 血 ﹗ 怪 蟲 一 般 稱 為 水 蛭 , 又 叫 「 馬 王 」 , 細 細 的 , 一 旦 給 它 黏 上 了 , 只 能 用 煙 頭 或 用 口 水 把 它 拔 點 , 但 之 後 , 傷 口 會 大 大 的 , 血 流 如 注 , 十 分 可 怕 ﹗

在 我 把 蟲 拔 掉 之 後 , 女 友 連 忙 提 點 , 下 雨 時 這 東 西 會 出 現 , 如 你 停 留 在 樹 下 太 久 , 便 會 中 招 , 於 是 二 人 急 急 腳 的 再 起 步 , 此 際 腦 海 充 滿 蟲 的 恐 怖 影 子 , 路 上 只 想 趕 快 脫 出 這 曾 經 令 我 興 致 勃 勃 的 雨 林 。 跑 著 跑 著 , 已 忘 了 入 雨 林 的 目 的 , 興 緻 全 消 ﹗

突 然 間 , 腦 裏 內 出 了 一 點 人 生 啟 示 ─ ─ 這 不 就 是 人 生 嗎 ? ﹗ 初 生 之 犢 , 不 知 虎 為 何 物 , 但 一 旦 中 招 , 生 命 的 重 點 只 會 集 中 在 恐 慌 與 逃 避 中 渡 過 , 生 命 變 了 質 後 , 從 此 已 忘 記 了 懷 著 興 奮 的 心 情 及 探 險 的 精 神 , 左 閃 右 避 , 匆 匆 忙 忙 的 , 想 的 就 是 擺 脫 不 要 的 東 西 , 那 麼 不 是 很 可 悲 嗎 ? 就 在 這 一 念 之 下 , 雖 然 步 伐 沒 有 慢 下 來 但 心 情 豁 然 開 朗 起 來 , 趕 忙 用 一 套 自 己 學 過 的 方 法 , 把 腦 海 中 蟲 的 影 子 及 那 種 恐 懼 感 抹 掉 。 此 際 雖 然 我 的 女 友 已 走 到 不 知 多 遠 , 剩 下 我 自 己 一 人 , 但 自 己 的 感 覺 卻 如 《 心 經 》 所 說 已 心 無 掛 礙 , 因 無 掛 礙 。 故 此 際 其 實 怪 蟲 仍 在 沓 潛 伏 , 但 我 只 知 繼 續 我 的 目 標 向 前 走 。

人 生 路 上 , 誰 無 障 礙 ? 當 面 對 障 礙 昤 , 你 可 能 要 問 自 己 一 句 , 我 怕 甚 麼 ? 怕 是 幫 得 到 我 呢 ? 你 是 否 願 意 就 在 此 刻 為 自 己 的 人 生 作 出 有 目 的 的 決 擇 呢 ?


有 沒 有 想 過 世 上 是 否 真 的 有 那 麼 多 人 不 幸 染 病 , 或 很 不 幸 地 一 次 又 一 次 遇 上 意 外 呢 ? 又 你 是 否 慨 嘆 愈 好 人 的 人 愈 是 會 染 上 癌 症 呢 ?

到 底 疾 病 是 否 只 關 乎 身 體 , 而 意 外 又 肯 定 單 純 是 意 外 呢 ? 相 信 你 也 許 有 過 這 種 經 驗 , 那 陣 子 工 作 忙 個 不 停 , 所 謂 「 得 閒 死 唔 得 閒 病 」 , 於 是 不 顧 一 切 , 實 行 做 其 「 拼 命 三 郎 」 只 顧 上 , 但 結 果 ... ... 跟 著 你 又 不 理 胡 亂 地 吃 點 退 燒 丸 或 感 冒 茶 等 , 為 求 再 拼 下 去 , 結 果 好 了 一 陣 子 又 倒 下 去 了 。 那 麼 你 想 病 背 後 是 偶 然 ? 假 如 沒 有 了 這 小 病 的 先 兆 , 你 猜 你 不 斷 鞭 策 自 己 身 體 的 後 果 會 是 甚 麼 ? 又 身 邊 的 好 好 先 生 , 正 如 我 的 舅 父 , 得 了 癌 , 去 世 時 正 是 大 好 青 年 , 年 青 力 壯 、 人 品 好 、 又 孝 順 , 無 論 我 的 外 婆 如 何 辱 罵 他 心 愛 的 太 太 , 他 都 不 作 一 聲 , 而 回 到 太 太 身 邊 一 樣 要 晚 晚 聽 那 枕 邊 人 訴 說 做 奶 奶 的 如 何 不 是 , 正 式 是 左 右 做 人 難 , 有 苦 自 己 知 。 那 麼 好 人 是 否 便 不 會 染 上 絕 症 呢 ? 想 當 年 我 從 商 界 的 高 位 退 下 來 後 , 連 續 發 生 了 兩 次 腿 的 意 外 , 一 次 是 在 台 灣 從 高 空 玩 降 傘 時 被 風 吹 回 地 面 , 一 之 是 在 日 本 遇 上 才 一 次 的 交 通 意 外 , 受 傷 的 依 然 是 同 一 地 方 , 相 隔 約 半 年 。 後 期 查 書 時 才 知 道 腳 受 傷 是 暗 示 自 己 的 下 一 步 。 的 確 當 時 不 知 日 後 方 向 , 只 知 想 退 下 來 休 息 , 及 至 找 到 另 一 種 事 業 時 盲 目 向 前 沖 , 結 果 一 之 腿 傷 意 外 被 迫 停 了 三 個 月 , 之 後 回 氣 後 再 沖 時 , 竟 在 不 同 的 國 家 ( 日 本 ) 的 交 通 意 外 同 一 地 方 受 傷 , 世 事 真 的 是 那 麼 湊 巧 的 嗎 ? 我 真 的 不 知 道 。 只 知 自 己 得 了 教 訓 後 , 學 乖 了 , 不 再 為 沖 刺 再 沖 刺 。 結 果 很 幸 運 , 時 至 今 天 多 年 後 , 意 外 沒 再 重 演 , 而 每 次 當 我 在 獨 腳 做 瑜 珈 時 , 都 對 我 的 腿 愛 護 備 至 , 感 恩 之 心 , 非 沒 體 驗 的 外 人 所 能 明 白 。

也 許 伙 會 想 想 看 , 以 往 你 生 病 或 意 外 對 伙 有 何 啟 示 ? 純 屬 偶 然 還 是 ...